在今年與勇士隊拚戰激烈的西區決賽期間,雷霆隊特別為球員安排一個短暫抽離比賽、紓解壓力的行程:全隊一同去看熱映中的電影《X戰警》最新續集。當球員們步入戲院時,有著7呎身高、蓄著八字鬍、帶著一頭亂髮與佈滿整隻右手胳膊的醒目刺青的亞當斯(Steven Adams)立刻吸引了旁人目光。比起電影裡的明星,人們似乎覺得他更像是從漫畫裡走出來的傢伙。 亞當斯被瞧得渾身不自在,低聲問起隊友柯利森(Nick Collison):「感覺有點怪,大家幹嘛都盯著我看?」柯利森後來對記者說道:「他的反應算不錯了,我想他只是還不明白我們這裡有追星的文化。」 來自紐西蘭的22歲「大」夥子,還沒習慣自己已經成為NBA球員的生活。

雷霆隊歷經與上屆冠軍隊的七場血戰後,最終以惜敗結局劃下句點。賽前沒有太多人認為他們能與在例行賽拿下73勝的勇士隊如此周旋,甚至雷霆隊還曾一度以3勝1敗於系列賽領先。

其中的關鍵要角,正是亞當斯。

在當今聯盟吹起小球風潮時,雷霆隊在季後賽反其道而行,除了主打杜蘭特(Kevin Durant)與韋斯布克(Russell Westbrook)之外,以亞當斯、伊巴卡(Serge Ibaka)為首的內線球員更積極證明「掌握籃板球就能掌握比賽」的傳統定律,造成季後賽對手極大麻煩。

亞當斯在例行賽平均8分、6.7籃板,給人的印象就是防守至上,進攻則以在籃框附近的補籃為主,有時對手在佈防時甚至還會直接選擇忽略他。然而在西區決賽對上勇士隊的首戰,亞當斯證明自己是有能耐去影響比賽的,全場繳出16分、12籃板,幫助雷霆隊取得重要一勝。在今年整個季後賽中,亞當斯繳出平均10.1分、9.5籃板的成績,成為讓對手不敢忽視的禁區要角。

名人堂中鋒穆湯波(Dikembe Mutombo)在今年季後賽期間曾出現在雷霆隊的休息室裡,探望同樣有著非洲血統的伊巴卡,但真正讓穆湯波印象深刻的,卻是素不相識的亞當斯:「我真為他感到驕傲,他付出的努力讓人讚嘆,而他的表現又是如此令人難以置信。」第一年執教雷霆隊的總教練唐納文(Billy Donovan)也表示:「亞當斯真的很專注,總是集中精神完成工作,做好自己的本份。我認為他的工作態度確實影響了休息室。」

而若再考量到亞當斯的處境,或許會令人讚許他。

上季雷霆隊藉由交易獲得才華橫溢的爵士隊中前鋒坎特(Enes Kanter),他擁有出色的進攻天分,恰好補上亞當斯貧攻的缺點,加上雷霆隊在季前很快就跟進坎特四年7,000萬美元的報價,延長雙方合作年限,很多人當時都認為這是雷霆隊將扶正坎特,慢慢削減亞當斯上場時間的徵兆,然而亞當斯本季依然穩坐先發位置,在80場出賽中更從未以替補球員的身份登場。

亞當斯展現毅力,調整自己的節奏與打法,不但未跟坎特形成排擠效益,甚至還與坎特討教低位進攻的技巧。隨著在攻守兩端的日漸成熟,亞當斯不僅成為雷霆隊的重要齒輪之一,他與坎特在例行賽合力能產出20.7分、14.8籃板的績效,讓雷霆隊擁有可能是全聯盟最被低估的中鋒組合。

身體素質與拚戰韌性,是亞當斯本來就為人所知的特色,但許多跡象顯示他愈來愈能理解比賽,進攻技巧也持續進步,同時還加強腳步與速度去適應更快速的比賽節奏。「史蒂芬(亞當斯名)將會成為禁區怪物。」隊友伊巴卡就曾如此表示。「再給史蒂芬兩年左右的時間,他鐵定能變成怪物,這就是我所能說的。」

硬派本色

可能是因為一進聯盟就具有當代少見的硬漢形象,也可能是因為那八字鬍的造型讓亞當斯看起來成熟許多,很多人會忘記這只是他在NBA的第三季,忘記他其實還只是一個22歲的大孩子,年紀等同一般的大學畢業生。

這小子剛來這裡,我認為他根本搞不清楚誰是誰,所以一點也不會崇拜聯盟中的人,因此不論是誰,他都敢惹。

「老實說,我大概在兩個星期前才突然發現他只有22歲……我真的很震驚,因為我以為他已經27或28歲了。」雷霆隊的替補老將穆罕默德(Nazr Mohammed)分享自己對於亞當斯的看法時說道。「從籃球的角度來看,或許他是沒有極限的。他的打法是當今各隊都想擁有的,一個可以傳球、在內線有進攻威脅性並具有良好的腳步,還能從一號守到五號的7呎大個子。」

當年初來乍到聯盟時,亞當斯就毫無一般新秀的生澀,他敢於挑戰資深球員,一點也不怕惹怒對手,至今短短三年生涯與他起過爭議的球員就有不少人,包括N.羅賓森(Nate Robinson)、卡特(Vince Carter)、J.漢米爾頓(Jordan Hamilton)、桑德斯(Larry Sanders)等人,而在今年勇士隊的格林(Draymond Green)伸腿踢中亞當斯的下體之前,最經典的衝突莫過於灰熊隊的藍道夫(Zach Randolph)在2014年季後賽因肘擊亞當斯而遭禁賽,進而缺席攸關晉級的決勝第七戰。

可是在那些激烈的肢體衝突背後,你不曾聽見亞當斯抱怨吹判尺度,也不會看見他一臉委屈怪罪對手,對照其他球員會有激烈的反應,亞當斯總是一張撲克臉,然後直挺挺地站在那裡。唯一一次在衝突之後笑出來的經驗,應該是有一回在雷霆隊自家的隊內訓練中,跟亞當斯同樣好勝、不怕肢體碰撞的老大哥柏金斯(Kendrick Perkins)實在受不了小老弟的動作,肘擊亞當斯的胸口之後吼道:「我才是球隊裡的銀背大猩猩(silverback,意即老大)好嗎!」據說亞當斯當時忍俊不止。

「這小子剛來這裡,我認為他根本搞不清楚誰是誰,所以一點也不會崇拜聯盟中的人,因此不論是誰,他都敢惹。」柏金斯後來如此說,而這席話確實說對了,因為在亞當斯還小的時候,他只認識電玩遊戲裡的射手史托傑維奇(Peja Stojakovic),再來就是掛在哥哥房裡的大鳥柏德(Larry Bird)海報,其他NBA球星,他一概不知。

但不怕競爭的態度,或許是源於他的天性。

亞當斯的父親希德(Sid)是一名定居在紐西蘭的前英國海軍,先後與五位女性結婚過,共擁有18名子女。亞當斯一家的體育基因卓越,男孩子們的平均身高是6呎9吋,女生則為6呎,其中亞當斯的兩個哥哥沃倫(Warren)與拉爾夫(Ralph)曾在80年代打過紐西蘭職籃,姐姐瓦萊麗(Valerie)更是當代的女子鉛球傳奇,曾兩度贏得奧運金牌與四度奪下世錦賽金牌,在紐西蘭幾乎擁有如民族英雄般的地位。

在希德的所有兒女中,亞當斯是年紀最小的,自小就被逼著加入與兄姐之間的競爭之中,就連吃飯、長高這種事都不例外。「我們連吃飯都要用搶的,所以我常常賭氣裝滿一整盤的食物。」亞當斯說。「可是我爸會要求我們必須把盤中的食物全吃完,所以我就會坐在那裡哭,因為我根本吃不完。或許就是因為這樣,才讓我的身體被迫成長吧。」

不過希德在亞當斯13歲時因癌症過世,這件事深深打擊正處於青少年時期的他,在缺乏父愛與管教的情況下,亞當斯開始逃學、與幫派份子廝混,所幸當狀況逐漸失控時,哥哥沃倫出面干預,硬是將亞當斯從糟糕的生活圈中給拖出來,並且安排他投身籃球運動,消耗亞當斯無處宣洩的精力。

剛開始時,亞當斯根本搞不懂籃球怎麼打,可是好勝心讓他快速進步,下面這段故事是很好的案例。「教練給我一個目標,只要我能在比賽中扣籃,他就獎賞我額外的零用錢、買雙新球鞋。在那之前我根本連籃框都沒碰到過,就算我不斷往上跳,不斷嘗試努力,花了一年的時間我始終辦不到。」亞當斯回憶說著。「在最後一場比賽時,不知為什麼我突然有種能達成的感覺,那天我的球感很好,我真的努力跳到最高,於是就這麼發生了。說實話我根本不在意那雙新鞋,從那天起,我對於成功上了癮,更喜歡達成成就的快感。」

亞當斯在16歲時已經長高到6呎10吋,不僅在紐西蘭小有名氣,連知名球鞋廠商都耳聞其名,邀請他到洛杉磯參加訓練營。亞當斯從未預設自己要成為籃球明星,但他不斷享受競爭、追求成功的過程,並保有對於勝利的渴望,於是即便年紀輕輕,進入NBA才三年,這位紐西蘭籃球史上第四位在NBA亮相的球員已經超越所有前輩,寫下紐西蘭球員在NBA的出賽場次、上場時間、得分、籃板等所有數據的最高紀錄。

換句話說,亞當斯每出賽一場,都在寫著紐西蘭籃壇的新歷史。

超乎想像的好

亞當斯在本季寫下生涯至今最高的61.3%投籃命中率,他與時代唱反調,不投外線,可是進攻效率好得出奇,進階數據顯示他在每100回合進攻球權中能產出高達123分,當然,不會有人將亞當斯視作進攻高手,但其進步的幅度確實驚人。

隊友柯利森說:「從他來到這裡的第一天,我就知道他是擁有特殊能力的球員,他充滿自信面對聯盟其他球員,而且能利用自己的能力做出反應,現在還擁有更多經驗,看他打得愈來愈好真的很有意思。」老將穆罕默德則說:「他的運動能力很好,甚至能和D.喬丹(DeAndre Jordan)或聯盟其他中鋒相比,而且其實他的傳導能力很不錯,可是很多人不知道這件事。」

不願停下進化腳步的亞當斯,近期還開始研究鄧肯(Tim Duncan)與M.蓋索(Marc Gasol)的比賽,希望能精益求精,他充滿自信地說:「我知道這一切的進展會很緩慢,勢必得花很長的時間才能取得與他們相當的地位,但我還是會堅定努力走上這條路,畢竟我已經很習慣長途跋涉了。」

在這個崇尚小球的時代,擁有舊時代硬派作風的亞當斯接下來能成長到何種境界,著實令人好奇,也更令人期待。

by Terryex

Tags: